amp连接器|汽车连接器|连接器厂家|泰科代理商-国天电子 
深圳市国天电子股份有限公司
股票代码:836179

盘点2018年离开IT战场的互联网产品

发表时间:2018-12-26

  不管你愿不愿意,2018年和2019年的交接,已近在眼前。这一年,移动互联网继续蓬勃发展,新技术和概念搅动风云。有新人笑,必定有旧人哭。在2018年,有些故事再无续篇,有些公司黯然退场,有些产品跟它的用户道别。也不用难过。你方唱罢我登场,这样的多元与活力,才能推动我们的社会稳步前行。
  多家共享单车、汽车公司倒闭
  当ofo总部大楼门口要求退押金的用户排起了长龙,每个曾经或正在共享经济领域里奋斗和挣扎的人,大概都会真切地体会这句话——凛冬已至。
  ofo已是行业领先者,尚且没逃过这狼狈的一幕。
  小鸣单车倒在了2018年3月。那时,小鸣单车的运营公司正式进入破产程序并启动债权申报。根据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通报的情况,小鸣单车欠下的各种债务高达7000万元。
  从风生水起到一地鸡毛,共享单车只用了不到两年。之前,众多玩家入局,掀起一场颜色争夺战。在战局中,大家必须铺更多的单车,占领更多的市场,投入更多的补贴……恶性循环、竞争惨烈。再到后来,诸多城市叫停了共享单车的新增投放,头部企业又用免押金的方式发动拉新战争。很多企业没能挺住,随后用户量下降、资金链断裂、走向覆亡,小鸣单车就是其中之一。
  倒在2018年的还有共享汽车麻瓜出行。生于2017年7月,不到一年就宣布停止服务。共享汽车和共享单车不同,它的成本更高、烧钱更快,但盈利模式也同样不清晰。所以,若实力不够雄厚,也确实玩不转。
  在麻瓜出行之前,“先驱”变“先烈”的也不少,友友租车、EZZY、途宽易等品牌相继倒闭。
  共享经济,听起来很美。但不管玩的是什么概念,商业的本质逻辑并没有发生改变。大佬说,风口之上猪也能飞起来,但飞起来之后呢?风总有停下的一天,资本总有离场的那刻,但创业失败带来的阵痛,却是要有人买单的。买单者是公司,是社会,也是用户。
  临别感言:眼看他起高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。这样的商战故事,过去有,现在有,未来也一定会有。
  金立、快播破产
  2018年底,法院正式裁定曾经的国产手机大厂金立破产。相关数据显示,金立的总负债为200亿元左右。
  曾经,在街头巷尾,在综艺节目的冠名栏中,在电视台的广告片里,你都能看到金立的身影。只能感慨这时代变化太快,连诺基亚都轰然倒下,何况金立?
  在技术转型之时,没有足够敏锐的嗅觉,没有提前做好布局。新时代的浪潮打来,那脚步拖沓的,就被拍翻在海岸;那身手敏捷的,才能踏浪登高。而且,颇让人警醒的是,往往在旧时代混得风生水起的,更容易错失新时代——在功劳簿上稍稍睡久了一点,老窝就被后起之秀给端了。
  在2018年,还有一家企业的破产,虽在意料之中,但也让人唏嘘不已。那就是快播。
  快播在巅峰时期曾拥有3亿用户。2014年,快播涉嫌传播淫秽信息遭警方调查。最终,其被判处罚金1000万元,快播CEO王欣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半。
  2018年2月,王欣出狱,但已无法力挽狂澜。而且,山中一日,人间千年,视频网站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,公众的视频消费习惯也与往日大为不同。内容版权成为视频网站的立身之本,很难再有工具类软件的容身之地。
  多年前,在事情开始起变化时,技术出身的王欣没能捕捉到转型的信号。故事的走向让人嗟叹——他不仅错失了机会,还付出了惨痛代价。
  伟大的公司都是相似的,而跌落云端的公司则各有不同的跌落法。有一句话,说烂了,但是有道理——时代抛弃你的时候,并不会跟你说一声。
  临别感言:“伴君如伴虎”。如果你做的是跟时代有关的生意,那就随时做好时代跟你翻脸的准备。
  流量漫游费取消
  2018年7月1日起,流量漫游费成为历史,手机用户的省内流量升级为全国流量(不含港澳台流量)。
  这也是三大运营商继2017年取消手机国内长途和漫游费后,贯彻落实国家提速降费政策的又一举措。毕竟,年初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明确提出,要取消流量漫游费,移动网络流量资费年内至少降低30%,让群众和企业切实受益。
  对经常出差的用户来说,总算不用纠结“本地流量用不完,全国流量不够用”的问题了。流量分为“本地”和“全国”,是长期以来运营商分级管理机制下的产物,但面对用户日益增长的流量使用需求,老规矩要破除、旧体制也要改革。
  据工信部部长苗圩在2018年两会上的介绍,近三年来,我国宽带用户费用下降了90%,移动通信客户费用下降了83.5%。“未来两到三年,我们在基础通信服务方面,将会实现以更加低资费的水平享受高速的网络服务。对于很多消费者而言,在基础通信服务方面的消费可能会忽略不计。”他说。
  提速降费,对公众来说,是一项重要的民生议题。纵观过去几年的“提速降费史”,总体来说,还是国家说一步,电信运营商做一步;国家给出了截止日期,运营商们再保证在截止日期之前完成任务。
  未来,如何想民众之所想,积极提升服务质量,树立良好口碑,恐怕是三大运营商应该思考的问题。
  临别感言:明年这样的道别能否再多点?三大运营商的动作能否再快点?
  2018年11月30日零时,网易博客停止了运营,关闭了服务器。从2006年9月1日开始的陪伴,在这一天正式划上句号。
  此前,网易已发出关停公告,提醒用户迁移博客、备份数据。
  博客曾盛极一时,几乎是网民表达欲的唯一出口。大明星写,草根也写。对普通人而言,博客更像是一种寄托。这是他们的一亩三分地。他们有时针砭时弊,有时说些隐秘心事,反正每篇文字,都有时光的痕迹。
  如今,博客早已成了小众产品。据媒体梳理,很多博客平台虽仍在运行,但也只能用“苟延残喘”来形容——页面长时间无更新,也没有新的优质内容产出。
  人们在抛弃博客。时间正在变得碎片化,大家更习惯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上做一些个人化的分享。专业的写作者也找到了那些对原创者更加友好的内容分发平台。在那些平台上,他们的作品能被推荐到更合适的地方。
  和网易博客一样,完成历史使命体面离开的,还有QQ宠物。
  2018年9月中旬,QQ宠物停止运营。这是腾讯于2005年发布的一款虚拟喂养游戏。说真的,一款功能这么简单的游戏坚持了13年,已算得上高寿。
  还记得给QQ宠物喂食的日子吗?一开始,玩家都对这虚拟的小东西投入了极大热情,为它花时间,还为它“氪金”;但渐渐的,它就成了可有可无的存在。很多玩家是在停服公告发出后,才意识到,自己已多年没搭理过那只QQ宠物了。
  在手游时代,有太多形式更加多样的游戏在争先恐后地占据用户的时间,QQ宠物,太佛系,没有竞争力。
  和它们挥别,心头固然会萦绕一丝伤感。但,所有互联网产品都有生命周期。它应时而生,自然就会顺势而去。运营商以利益为先,当产品失去市场,它自然就没了存在的价值。而这些产品曾占据的那个位置,也已被其他更新鲜、更具活力的产品取代。所谓的停止服务,不过是正式宣告死亡而已,而用户和产品的告别,早已在进行中。
  临别感言:用户是健忘的,商业公司也是绝情的。
  安卓免费商业模式走向终结
  2018年7月,欧盟指控谷歌滥用其在移动软件市场的垄断地位,迫使安卓合作伙伴在其设备上预装谷歌搜索引擎和Chrome网络浏览器,于是开出巨额罚单。
  被欧盟狠狠罚了一笔之后,谷歌宣布,对于在欧洲经济区(EEA)推出、运行谷歌安卓操作系统的任何新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机型,每台设备将收取最高40美元的费用。这被认为是持续多年的安卓免费商业模式的终结。
  其实,谷歌的收费也是有前提条件的——如果只安装GMS(Google Mobile Services,谷歌移动服务)而不安装谷歌浏览器和搜索引擎的话才要收费。GMS指的是安卓操作系统之外的谷歌服务,比如谷歌应用商店、Gmail(谷歌的免费网络邮件服务)和谷歌地图等一系列应用。也就是说,如果你不安装谷歌应用商城这些东西,也就不用交费。
  要知道,在欧美国家,用户早已习惯了谷歌应用。去年,谷歌应用商店有940亿个应用被下载;全球有超过八成的手机搭载了安卓系统。在中国手机市场中,安卓系统手机占比约为85%,一些国产手机号称有自己的操作系统,但其实是基于安卓系统的二次开发,算不上自主可控。
  谷歌向欧洲市场祭出收费大招,让中国厂商也有点担心——这钱会不会收到自己头上?
  值得注意的是,中国手机厂商并没有用到GMS,主要用的是开源的系统核心代码。开源代码要怎么收费呢?再说了,谷歌也放话安卓系统依然免费,国内手机厂商暂时没什么好担心的。新的收费政策推出后,如果说对国内手机厂商有什么影响的话,那也首先影响到的是我国在欧洲售卖的手机等移动设备。
  也有人说,就算收费也是一桩好事,可以倒逼国内手机厂商开发自己的操作系统。不过,研发操作系统可不单是个技术问题,它的本质也是个生态问题。光有系统,没有软件也是白搭。操作系统的智慧,藏在一行行程序语句里。操作系统之间的差距,来自大量人力、时间和金钱砸出来的经验。
  临别感言:不光我国没有自己的操作系统,放眼全世界,主流操作系统也就那么几家。只不过,如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所说,自研操作系统,是为了在关键时刻,能有备份顶上。
  顺风车和漂流瓶下线
  两起命案,成了笼罩在滴滴顺风车身上永恒的血色阴影。正如滴滴自己曾在公开信中所说,在逝去的生命面前,公司所获得的一切虚名都失去了意义。
  2018年8月27日,滴滴宣布无限期下线顺风车业务。直至发稿前,顺风车业务仍在整改之中。
  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的检查结果显示,滴滴公司仍存在7方面33项问题,其中顺风车产品还存在重大安全隐患。
  滴滴CEO程维曾在多个场合致歉,郑重表示滴滴会把安全红线刻进心里。做的是交通运输业,而且做成了业内老大,汽车连接器、滴滴已不再是一家单纯的商业公司,它要么就勇敢承担起社会责任,要么就只能被市场所驱逐、被用户所抛弃。
  和顺风车业务一样,运营情况和初衷背道而驰的产品还有“漂流瓶”。
  往瓶子里塞进自己想说的话,让它“漂洋过海”到达陌生人手中,这是一次向陌生世界的问好。我们敞开自己,收获一份不期而遇的回应。
  但这样一个浪漫的功能,却在微信时代,被色情内容和招嫖广告占领,一些用户甚至用漂流瓶搞起了色情诈骗。
  于是,微信干脆暂时下线了微信漂流瓶和QQ邮箱漂流瓶相关服务。毕竟,色情内容给产品带来的损害和风险都太大,如果整治需要费大力气,不如干脆停掉。
  顺风车和漂流瓶,初衷都很美,但一不小心,就把好经念歪。不同的是,前者的下线,对滴滴来说是切肤之痛;后者下线,对微信倒是无关痛痒。
  顺风车能不能在2019年复活,这要看滴滴能否建立健全安全体系,撕掉“重大安全隐患”的标签,以更为战战兢兢、如履薄冰的态度,来承担起沉甸甸的社会责任。
  用户和监管部门,都在看着它。
  临别感言:逐利是公司的天性,但利润之上,有法律、有道德,更有责任,它们才是企业的发展之基。


展开